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石篱游乐场色彩鲜艳,主题是抽象表现风格的雕塑。(受访者提供)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京士柏游乐场适合不同能力的儿童玩耍。(冯凯键摄)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京士柏游乐场主题为月球,蓝白太空舱作凉亭。(冯凯键摄)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智乐儿童游乐协会说京士柏游乐场的孖条瀡滑梯依山坡斜度而建。(冯凯键摄)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纽约布朗克斯公园建于十九世纪,是全球最早户外游乐场之一。(美国国会图书馆提供)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石篱游乐场被视为香港首个雕塑游乐场,白色巨型攀爬架名为手表。(受访者提供)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未来城市:香港游乐场 曾经好好玩

小时候,记者家住沙田新田围邨,楼下有大型圆形鞦韆,可同时供八人向圆心荡去,我们称它为八爪鱼鞦韆。那时以为它已是最伟大的设施,殊不知,最近艺术家兼策展人樊乐怡和黄宇轩发表有关香港儿童游乐场的研究报告,竟揭示香港曾出现多个前卫游乐场,一九六九年建成的石篱游乐场更被视为东南亚最潮游乐场──白色穿孔手表弯曲而立、蓝黄色水管堆叠、红白滑梯细沙飘扬、红黄飞镖插于地上,小孩奋力爬、悬挂半空、滑进地底,但可惜政府没有再设计这样的公园。

香港游乐场变得一式一样,玩家怨声载道。直至去年十二月屯门共融游乐场开幕,瀡滑梯有五种高低、摇篮型鞦韆和具亲子元素的设施,令市民大呼终于等到了,未来还可以有更好玩游乐场?

最前卫游乐场 你见过未?

与樊乐怡约在京士柏游乐场访问,甫到达已有惊喜,入口处有颗月球,小孩在凹凸不平的坑洞上攀登。游乐场分两层,大人会用旁边楼梯行走,小孩偏选特别通道,游乐场中央的蓝色孖条瀡滑梯。「这个游乐场主题是voyage to the moon,所以走太空路线。」樊乐怡说。她带我们游园,这裏是月龙化石,那裏是太空舱,还有一幅touch wall(触感墙),让坐轮椅或视障儿童有东西摸下。「原先有只太空怪兽,像乌蝇般被人爬来爬去,但已经拆了。」

樊乐怡和黄宇轩是去年M+和信言设计大使研究资助计划的研究学人,最近发表了《创造游乐空间:从石篱游乐场到二十世纪香港游戏地景》研究报告,主要研究自二十世纪始兴起的抽象式游乐场,除京士柏游乐场外,亦研究了石篱、常盛街、坪石和沙角邨游乐场。研究源自一张石篱游乐场的旧相片,「当时我公司(创不同)接了西九文化区和葵青区议会合作的项目『青涌生活节』,其中一个活动是展出旧相,因此花了些时间在新闻处找相。见到一堆游乐场的照片,觉得咁劲嘅!很难以想像。」樊乐怡兴奋道。

抽象表现主义风格 香港先河

一九六九年的《香港年报》这样形容石篱游乐场:「游乐场相信是东南亚第一个这样的游乐场,由美国艺术家Paul Selinger创造……他希望提供一些人们能够观赏和可作休憩的东西。他希望这个不一样的游乐场成为众多个中的第一个。」

Paul Selinger兴建游乐场的原因是当年带着大儿子到游乐场玩耍,眼见儿子重複玩凼凼转,Selinger感到极无聊,儿子亦玩到木无表情,故他忽发奇想为何没有创意一点的设计呢?最终Selinger成功游说政府在石篱兴建雕塑游乐场。「那个年代美国正盛行抽象表现主义,Selinger原居于加州,他的雕塑和画因而亦偏向freestyle,颜色丰富。」

研究又找到一九七二年杂誌Rotarian介绍石篱游乐场,以及一九六○年代欧洲和日本创新的游乐场报道,出版后Selinger翌月写信予Rotarian感谢介绍石篱游乐场,同时说很多美国设计师在当地被绑手绑脚,香港给予他美学上的自由。

樊乐怡说:「研究最大的发现是原来很好的东西,是由很多限制逼出来,例如当时无例可依、没有资源、建筑师不足,想买设施但不容易买,因此要自己设计,于是逼到一些很好的东西出来。」

雕塑游乐场 设计理念重要

一九七○年落成的坪石邨游乐场亦同样使用抽象雕塑设施,利用石屎和金属创造一个个抽象雕塑、善用山坡斜度。

何文田常盛街游乐场的设计灵感源于一九七五年慈善团体Peninsula Jaycees举办的设计比赛得奖作品,「赢家是一班香港大学的建筑系学生和理工学院的毕业生,设计理念是鼓励人运用想像力,以金属製作设施,让小朋友敲击产生声音,并获得市政局接纳。公园仍在,但面目全非」。樊乐怡认为此游乐场完全活现比赛胜出的作品,「原来以前比赛的设计会被人当作一回事,会有人重视」。

水磨石滑梯停产 游乐设施变乏味

二十世纪初,有关小孩成长的研究愈来愈多,玩乐被视为是「有用」的活动,所以政府和机构开始提供愈来愈多游乐场。游乐场设计者Gabriela Burkhalter认为游乐场是二十世纪工业化城市的副产品。研究发现,首个户外儿童游乐场于十九世纪初在德国出现,以鼓励儿童运动和抵消城市生活产生的恶果。香港则在一九二○年代末开始有户外儿童游乐场,在亚洲起步不算迟。「香港第一个儿童游乐场在哪?有几个的,一个在尖沙嘴,一个在湾仔,都在市区,修顿都算早,在一九三十年代初建成。」不过,现在的游乐场都非常传统,即被称为「4S游乐场」,有鞦韆(swing)、跷跷板(seesaw)、滑梯(slide)和沙池(sandbox)。

自一九八十年代,游乐场被组合式游乐设施攻佔,因为此做法具成本效益,作为管理者无理由不用。同时设施通过很多测试和有证书,符合安全标準、有保用、组件轻易替换。不过,樊乐怡说,现在要重现昔日的游乐场是有难度,「例如很多人讚水磨石滑梯很正,或美林邨那种螺旋形的瀡滑梯很正。其实现在想做也做不到,因为没有师傅,加上成本高和工序多」。

记者问樊乐怡理想的游乐场设计是怎样,她希望多用不同材料,地形高高低低,不止一块平地,塑造不同年纪都可享用的空间。「现在有些设施的告示牌写明十二岁以上不能玩,好像连玩都不行。明明现在社会老化,游乐场是否只提供给小朋友,抑或可引入大人都可用的功能?」

设计游乐场 听小朋友意见

截至二○一七年七月底,只计康文署管理的游乐场,儿童人均游乐场面积只有0.27平方米。智乐儿童游乐协会(Playright)总干事王见好(Kathy)说数字是相当低,「代表一个阶砖都不够。那多少才够?伦敦每个小朋友平均玩乐空间是10平方米。」

Playright是一九八七年为推动游戏是儿童权利而设的志愿团体,上文提及的京士柏游乐场是他们一九八九年和市政局合作建造的,最近火热的屯门共融游乐场,他们亦有份设计。「现在很多游乐场都好鬼闷,见过一个游乐场只有十几只摇马仔,没有其他设施,整件事好反智。香港游乐场选择真的很少,个个差不多,都是罐头式。」

他们花了七年设计屯门共融公园,最主要听取小朋友的声音,「有两样设施听小朋友意见后设立的,包括触感场和玩水区设计」。另设有五款滑梯,包括短宽的适合儿童和家长一起玩、滚筒形适合能力较弱的儿童、不鏽钢和扭纹形适合喜欢刺激的小朋友。又设有平地凼凼转方便轮椅用家,绳网凼凼转则因为转得飞快而吸引很多中学生来玩。

小朋友最希望游乐场有四样元素,包括啱玩、适合不同能力的儿童玩、款式多和有挑战性。「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说,他们从未玩过鞦韆;听障的儿童原来玩胶滑梯会产生静电,令他们不舒服,不鏽钢就没问题;自闭的儿童,有时玩得好癫,但有时亦要很静,因此我们设计出恐龙蛋位置,让他们躲在洞内享受平静的空间。」为满足多元化需要,游乐场设有三样设施,包括体能体验,如滑梯、攀爬架;第二社交体验,如凼凼转,一齐玩才好玩,以及感官体验,如玩沙、水和怕丑草。

Kathy认为政府要带头订立游乐场设计準则;仿效澳洲和英国等地有策略地规划游乐场设计(play space strategy),「其实不止大的游乐场需要设计。小型的屋邨游乐场都需要。例如一个公屋邨有多幢公屋,有四至五个公园,但个个都一模一样,不是太空就是交通,或海陆空,可不可以各自提供不同目的的设施」?

「我们希望不认识的小朋友可以一齐玩,一起想出新玩法,玩乐时更专注,更具创意去玩。我们希望社会係咁,下一代都係咁。如果现在不做工夫,今日的屯门公园可能在未来只是一段历史。」

文 // 彭丽芳图 // 冯凯键、受访者提供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