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者们在成长,Snap 自己的日子却不好过

眼看着 Facebook 新一季营收大涨 45%,花式抄袭 Snap 的 Instagram 立了大功,本尊 Snap 的日子可不好过。

Snap 刚公布的 Q2 财报显得远未及 3 月 IPO 时期待的辉煌。截至 6 月 30 日,Snap 营收为 1.81 亿美元,净亏损达 4.43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 1.16 亿美元扩大近 4 倍,每股亏损为 0.16 美元;DAU(日常活跃用户数),Q2 增长 700 万至 1.73 亿,与同期相比增幅为 4.2%,较 Q1 5% 增长进一步减缓;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本季为 1.05 美元,比 Q1 增长 16%,去年同期为 0.5 美元。

抄袭者们在成长,Snap 自己的日子却不好过

可以说,Snap 交出来的第二份成绩单,各项都没达到分析师的预估,除亏损扩大近四倍外,用户活跃数、营收增速都有所放缓。财报公布当日,Snap 股价收于 13.67 美元,较 3 月初 24.48 美元收盘价低 44%,当日盘后交易不久,Snap 股价下跌 13%。

抄袭者们在成长,Snap 自己的日子却不好过

Snap 股价断崖式下跌,自 7 月跌破 17 美元发行价以来,至今仍在「低地」徘徊。所有矛头都指向社群巨头 Facebook,无论 Facebook 应用程式自身、旗下图片分享应用软体 Instagram、IM 属性的 Messenger,或是极简 IM 应用 WhatsApp,都是巨头手中可用来围攻 Snap 的「利器」。

去年 8 月,身为照片分享应用软体的 Instagram 推出 Instagram Stories 新功能,被用户吐槽傻傻分不清 Snapchat 和 Instagram。两者同样是在照片或短影片上添加字幕,还能把好几段照片或短影片连接在一起组成一个故事,以及指定时间后自动消失。

连之前可以说是「万年不变」的 WhatsApp,都跟了 Snapchat 之风。2 月,WhatsApp 推出 WhatsApp Status,使用者可对装饰后的照片、影片、GIF 动图进行编辑、分享,24 小时后消失。

现在 Facebook 这两枚丢向 Snap 的「大砲」──Instagram Stories 和 WhatsApp Status,分别都拥有 2.5 亿用户,比 Snapchat 全球 1.73 亿用户多得多。遑论还有潜在用户倾向转化,Instagram 目前拥有 7 亿用户,WhatsApp 的用户数也在 10 亿等级。

虽说 Snap 似乎想透过持续创新回击 Facebook,比如围绕相机做文章、延伸 AR(扩增实境)相关应用,为手机增添 World lenses 滤镜功能,让用户能将 3D 效果与周围环境叠加。可是随后几小时,马克祖克柏就宣扬起「让相机成为首个 AR 平台」,在 Facebook App 增添几乎一样的 AR 滤镜,甚至比 Snapchat 的滤镜显得更高阶,多了同步位置地图(SLAM)及利用人工智慧的即时图像辨识。

Facebook 自然不必说,月活用户数破 20 亿,当之无愧的老大。庞大的用户池,Facebook 直接亲自上阵狙击,用户打开 Facebook 滤镜,可能比单独再打开 Snapchat App 的滤镜顺手得多。

抄袭者们在成长,Snap 自己的日子却不好过

Snapchat 越走越艰难,用户增速逐渐减缓,到 Q2 财报时,用户月活增速已跌至历史最低点。

抄袭者们在成长,Snap 自己的日子却不好过

奈何 Snap 主要营收还是靠广告。最近为提振营收,或说是说服投资者,Snapchat 上线新的自助广告系统,各类符合要求的大小企业都能购买其影片广告。

身为广告大户的 Facebook,正愁能塞下广告的位置没剩多少,跑到优质原创影片领域开源,之后或将在消息 Feed 流外,另开闢影片分区。同时,Facebook 还在把自身用户导向 Instagram,后者与 Snapchat 已经越来越像了。

「重点不在于谁发明了这种玩法,」之前,Instagram 的 CEO Kevin Systrom 接受採访时说,「关键点是如何很好地把这项功能与产品结合起来,赋予它产品气质。」这看起来就是为「抄袭」找的堂而皇之的理由。但某种程度来说,这也不无道理,最终发挥决定作用的还是,哪家产品调性更能讨用户欢心。

Snapchat 恐怕得多想想办法了,毕竟创造者不见得会笑到最后。用户也许记得,最初谁是发明者,可是手里用的,却会诚实偏向带来更多价值的那个。